【湛澄】怨偶(二十八)

唠嗑与独白:

其实湛澄糖对我来说还蛮难写的,总觉得OOC。。。。



——————


轻飘飘三个字,却是轰隆隆把江澄雷得里焦外嫩。待到季岚回来又给他把了一次脉,难得神情郑重地点了头,才后知后觉地从一副劈焦了的状态恢复过来:“那这孩子生下来,是跟我姓,还是跟蓝湛姓?”



季岚一句话险些噎在嗓子里:“你想到的就是这个?”



江澄舔舔嘴唇,莫名其妙道:“那该说什么。”



难不成“我一定要把他的孩子生下来!”好像哪里怪怪的,或者“这孩子不能要!”那也不成。他想得挺简单,来都来了,那就要呗,不然还能塞回去?...

【湛澄】怨偶(二十七)

這種感覺真是歲月靜好啊!但可想而知,沒多久就要記起來了!!希望阿澄記起來的同時,還是可以念著藍湛的好!!

唠嗑与独白:

这章rio流水账,超没手感,我真心不是甜文选手


——————


日子悠长得像桂花糖藕拉成的丝,诸如“你怎么又不洗澡便上床”抑或是“昨天晾的床单你又忘了收”之类的呛声和吵嘴,也成了清晨叶子上滚动的露珠,权作平淡生活里的琐碎调剂,太阳一照就散了。


于身心刚刚结合的小爱侣,没有什么是亲吻和欢爱不能解决的。


一次不行,那就两次。


江澄屋里的床单晾在后院了干了又湿,日渐浸上白兰花馥郁的香味,却是最羞于拿来示人的所在。有时候来不及...

【湛澄】怨偶(二十六)

小包子來的是時候,你爹是心甘情願的!!忽然好奇這時候兩人身上的鞭痕都除了!?感覺除鞭痕這一齣之後會搞事!!!

唠嗑与独白:

弱智小学生恋爱戏,开车要我老命



—————



江澄就这么莫名其妙成为已婚妇男,并险些与同一个人犯了重婚罪。



事后他并不满意,向蓝湛解释,其实失忆前的事情虞世澜已经跟他说的差不多了,之所以表现得与事实不符,略有瑕疵,是因为……



蓝湛静静地看着他,适时接口:“太紧张了?”



江澄恼羞成怒:“没有!”



他小声嘟嘟囔囔,却并没有好意思说出来,是...

【湛澄】怨偶(二十五)

湛:我是夫,你是妻。澄:??誰說的?戰:實力。(≧▽≦)恭喜恭喜!!告白成功!!大好啊啊啊!!
是說阿澄好像小朋友傾盡寶物追求心愛的人😂😂
「我有一輛腳踏車可以載你上學,我馬麻會放兩塊排骨在便當可以分你吃!你當我朋友好不好?」
感覺虞舅舅就是把所有我們想說的話通通跟藍二講啊!!你要好好待阿澄,他脾氣不好,但是很真心掏心掏肺的付出。不要讓他像原作那樣受傷了!
想像江澄恢復記憶後:媽的!我什麼時候跟你求婚的?湛(伸出手上的紫電)

唠嗑与独白:

这章略短小,怎么写都不满意,以后改改吧,我以后再也不写长篇了!


————



蓝湛毕竟还年轻,又是修仙之人,是以虽然伤得不...

【怨偶】(二十二)

我猜....這個回溯陣法....在澄澄事後想起事情來,恐怕是為了魏嬰或者是為了江家「啟動了」...這是導致澄澄折壽的重要原因吧><是說這個小女孩該不會是祝家的先祖吧!雖然小女孩嘴賤挺討厭的...但是說兩人孬種是因為兩情相悅卻不敢承認~也算是助攻一把!原諒她吧!!

唠嗑与独白:

强迫症让我一定要在十二点以前发一章,虽然磨磨唧唧好像也没讲个啥

——————

这吻来得猝不及防,如同暴风骤雨,江澄甚至来不及换气,便被卷进这陌生而又悸动的漩涡里。他一阵头昏脑涨,茫然地想,这应该不是救溺水之人的必经程序?

眼前阵阵发黑,仿佛空气都被卷走了,他动了动手腕,想把人推开一点,身上的人似乎察...

【湛澄】冬阳 ·上(怨偶番外)

堅決不認錯的湛哥哥豪可愛~~XDD

大家一起來轉印狗狗呀!!轉印!轉印!!~~

唠嗑与独白:

很抱歉这么久没更,三次元确实很忙很忙很忙。。。

本来我想着太久没更了,码个番外开个车缓解一下尴尬的气氛,结果一个小破车开了好多天,还开得不好。。。。更尬了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老夫老妻的婚后生活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年底向来是江澄最忙的时候。

用季岚的话来说,就是屁股仿佛长在了他书房那张宗主座椅上,没个天塌地陷甭想叫他出来。屋里的炭火温暖如春,各地主事的书信在桌上摞成厚厚一叠,江大宗主“御批”的朱笔掌着生杀大权。正一目十行地看着,忽然见一事终了,蝇头小楷的信末,旗下新来...

【湛澄】怨偶(二十)

終於親啦親了~~熬了大半年!終於有看到兩人親上去拉!!我猜這個藍二哥哥是真的!!那個妖豔小澄澄是環境,其實澄澄是看到藍二遇到的幻境!!!

唠嗑与独白:

我每次都雄心壮志地想写一个非常精彩的打怪的动作戏,但是都不会写,所以我只能胡说八道了


这章不是很多。。。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寂静,诡异的寂静。


此地是一处密林,郁郁葱葱覆盖了整坐孤屿,纵使蓝湛点亮了一簇明火符,也只能照亮方圆一里的距离,若是想要让符纸再走远,便像被投入水中,晃晃悠悠地冒出一两点火星,瞬间熄灭不见了。


一个时辰前,他们与虞世澜、祝家父女在河滩上汇合,简要商议后,便决定分作...

【湛澄】怨偶(十九)

唠嗑与独白:

来啦,大家久等了,这几天手感不太好。

我的攻受是不是反了?感觉把我澄写的像个钢铁般的纯爷们儿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蓝湛心中一动,也看着江澄。

他眼睛很大,眼尾偏圆,看上去有些不符年龄的稚拙;睫毛和眉毛都是纤长的,为原本阴柔的相貌更添了几分锐利;嘴唇很薄,像是专门为说刻薄话而生,唇珠却很柔软;不经意笑起来的时候,便露出唇边两条浅浅的小括弧,和右脸一个深深的酒窝。

明明是极为讨人喜欢的相貌。

江澄自然不知道他在想什么,画完搁笔,低头笑道:“好了,你照照镜子,看行不行?”

他眼里充满期待和揶揄的笑意,幸灾乐祸几乎喷薄而出,这本该是一个恼羞成怒的时刻,然...

【湛澄】怨偶(十八)

江澄!你這個負心漢!以前的甜言蜜語呢?怎麼就誤了呢?啊???XDDD澄澄真是太鱉啦!以為自己對藍二做了甚麼,這下子只能好好重新面對人家了~藍二!把握機會呀!!難得的投懷送抱對你好啊!~~!!(尖叫)!!!~~~~

名言佳句"或许是天赋异禀,他做这个表情相当熟练且有杀伤力"

太太還是一如既往的風趣啊啊啊XDD~~天賦異稟的諷刺!

扮成女裝那一段!藍二被澄澄望著轉開了眼,是不是想到新婚那天澄澄的打扮呀!~XD那麼害羞真好!!!

盼呀盼!終於盼到澄澄告白啦~~

澄:當然!既然是我家媳婦,我豈能沒半點印象?當然要從新婚之夜開始(X)從化妝開始!不錯!我家媳婦好看!你看呀妝...

【湛澄】十载风雨(1~3)

#湛澄#又是一篇好看的湛澄!!但太太說他很忙...不定期更文呀><....不定期沒關係!!只要不棄坑就好~~

來嘛!來嗎~~大家一起喜歡湛澄~~~

梁上弦声:

【湛澄】十载风雨

*清水。不知为何一直被屏蔽。

图片版

【1】.金子轩身死.乱葬岗.

风雨如晦,惊雷乍起。天边划过的闪电犹如灵蛇夭矫,穿行云间,不时映亮此处漫漫长夜。谁家顽童闲放的纸鸢被东风卷上了树梢,在风雨中飘摇不定,亟欲飞起。奈何那根断掉的长线紧紧缠住了树枝,任它怎样上下翻飞也挣不开枷锁。

雨势渐渐大了,纸鸢也重重落在地上。

蓝湛看着,想它一世,俯览众生。

终是仅由一人便踩到了脚底...